当前位置:首页 >> 宣传教育 >> 史海钩沉

周恩来布局全国秘密交通网

发布时间:2017-03-01 11:44:33    来源:保密观    浏览次数 1777次     [打印] [关闭]     【字体: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各地党组织相继遭到严重破坏的同时,秘密交通也基本被破坏,已设立的交通线被迫中断。为了维持中央苏区与上海中共中央的联系和往来,输送人员与物资,1927年8月,党的八七会议通过了逐步建立全国秘密交通网的决定。
  1930年7月,在周恩来的直接主持下,中央军委交通总站成立。11月,军委交通站改为直属中央政治局,又称交通局。主要任务是打通苏区的交通线,布置严密的全国交通网。
  交通局成立后,在周恩来的指示下,以很大的决心,从各省调来精兵强将,集中三个月的时间,打通了通往苏区的交通线。于是,长江、北方、南方三条交通站线正式建立。其中,南方交通线是由上海—香港—汕头—大埔—长汀—瑞金的地下交通线,地位至关重要,作用非常显著,被称为中央红色交通线。这条长达3000公里的红色交通线,成为连接党中央这颗“心脏”和中央苏区这个“躯体”的“大动脉”。

惊心动魄的交通站岁月

  中央红色交通线由周恩来亲自设计、组建,在主要的港口、车站、关口设立交通站。这些交通站受党的领导,安排重要人员负责。因为路程遥远,加上国民党反动势力不断封锁、盘查,所以在交通沿线上又设立了许多饭店、客栈、杂货店等交通小站,便于照应、支持。
当时交通站的任务主要有三个方面:负责接送来往的同志和首长,为他们带路安顿食宿并保护安全;沟通上海党中央和苏区的信息往来,传送秘密文件、信件、报刊;负责将采购来的经济物资、药品、食盐等运到苏区。
  接送来往首长和同志的任务是重中之重。从1930年到1934年,就先后护送了周恩来、叶剑英、刘少奇等200多名领导干部和一大批电讯技术人员、文艺工作者到苏区。其中,秘密护送周恩来的这一历史任务被记录了下来。1931年,顾顺章叛变革命后,上海党中央机关遭到严重破坏,上海陷入白色恐怖之中,原在上海主持中央工作的周恩来被迫于1931年12月上旬撤离上海,前往瑞金。
  1931年12月中旬的一个夜晚,在夜色的掩护下,周恩来身穿对襟蓝哔叽中式短上衣和一条蓝哔叽中式裤子,下巴蓄着一绺胡子,手提一只小提箱,和中央前来送行的黄平一前一后直奔外滩十六铺轮船码头,登上一艘从上海驶往广东汕头的小火轮。靠舱口门边的位置上早已有两人在等候,一个叫黄华,一身挑夫装束;另一个叫肖桂昌,一副商人打扮。他俩都是党的地下交通员,是专程从大埔赶来秘密护送周恩来的。接上了事先约定的暗号,黄平就把周恩来交给了黄华和肖桂昌。
  小火轮航行三天两夜后抵达汕头港。肖桂昌和黄华机智地掩护着周恩来通过警察的检查,上岸直奔设在汕头海平路的华富商行。华富商行是这条地下交通线上的一个绝密中转站。站长陈彭年,1924年入党,1928年开始到上海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931年由周恩来亲自安排到汕头担任交通站长,他的公开身份是华富商行的经理。汕头站本来还开设了一家“中法药房”作为联络点。顾顺章叛变后,为安全起见,“中法药房”这个联络点已废弃不用。华富商行这个联络点一般不启用,只有重要领导来往时才动用。
  周恩来一行到达华富商行后,陈彭年安排周恩来和肖桂昌、黄华住进了汕头的金陵大旅社。在旅社,周恩来警觉地发现旅社客厅拐角处墙上的玻璃镜框里挂着一张1926年汕头市各界欢迎黄埔军校师生的合影照片,照片的醒目位置就有时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周恩来。他迅速返回楼上住房,决定马上转移,从后廊过道走出旅社后门。
  第二天上午,周恩来打扮成商人,肖桂昌打扮成同行者,登上了汕头开往潮安的火车。他们买的车票是二等票,上车后发现二等票车厢只有几个人,为了不引人注意,三人赶紧转移,挤进了拥挤嘈杂的三等车厢。在一处靠窗的座位坐下后,周恩来便掏出报纸看了起来。突然查票员来查票,周恩来猛一看他,脑海中迅速闪现出这人曾到东江行政专员公署向他请示过工作。周恩来认出他后,忙把头上的帽子拉低,扭头看窗外;肖桂昌见状,机智地站起来,挡住周恩来,同时把车票交给检票员。验票员看过车票后,示意他们二等厢在后面。肖桂昌当面答应,见那人走后就坐着不动,免去一场虚惊。
  火车到达潮州后,周恩来一行三人继续坐小火轮溯江而上,到达大埔,与前来接应的苏维埃共和国国家政治保卫局侦察科科长卓雄接上了头。从粤北经闽西南到闽西龙岩,是国民党军队控制严密的封锁区,国民党军队和地方民团层层设防,严格盘查过往人员并严禁各种物资进入苏区。为了确保周恩来一行安全,卓雄决定白天隐蔽,晚上趁天黑步行,绕开大路,专走崎岖山道,巧妙地避过了敌人布下的层层哨卡,绕过敌人的道道封锁线,于12月月底,安全抵达瑞金。

谁能成为交通员?

  中央红色交通线是广大交通员们用双脚踩出来、用血汗浇灌出来的。他们冲破敌人的白色恐怖和重重障碍,担负起传递文件、指示、情报,接待过往干部、人员,带送款项、物资等艰巨任务,忠于职守,前赴后继,不惜献身,堪称中国革命史上的无名英雄。当时,交通员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共产党员,交通员的选定要遵守几条原则:
  第一,要党龄长,政治上坚定可靠;
  第二,有丰富的对敌斗争经验,机警灵活,枪法要准;
  第三,身体健壮,能够胜任长途跋涉;
  第四,要有一定文化,记忆力要强。

  为减少风险,当时许多文件、情报的传递为“无纸化”,往往要求交通员将传送的文件全部背记下来。
  在红色“血脉”不息跳动的过程中,很多交通员英勇献身。这其中,有以同天饭店老板身份为掩护的孙世阶,他三入监狱,始终坚贞不屈,最终英勇就义;担任东江特委的交通员谢金顺,1933年遭叛徒出卖在汕头被捕,受尽火烙等酷刑,仍始终保守党的秘密。还有更多的无名战士视死如归,浩然正气,谱写了一曲英雄赞歌。

被迫中断的红色交通线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被迫开始了二万五千里长征。红军离开之际,中央曾向沿线的各个交通站发出撤离的指示。接到指示之后,不少交通员加入长征队伍,他们中的一些人后来牺牲在长征中,也有一些人跟着共产党一直走到了建国后。留下来的交通员,则随着交通站和接头户的暴露,大都被国民党当局逮捕。被捕之后,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英勇不屈,从容就义。
  1935年前后,这条重要的红色交通线最终在国民党政府的残酷镇压下彻底中断了。

[网络编辑:肖潇]